迎来送往,俱是欢喜。
烟酒茶糖,余生许你。
【关注前看下置顶~么么哒~】

被一段同仁堂一脚踹回坑底,然后被一首赠吾兄轰到整个人盯着天发呆,好好好,我听见了,我好爱你们

 

我不能说,我曾经那么那么的深爱过他们

因为我刚刚发现,我一直深爱着他们

一如既往,自始而终

 

我死去的回忆突然开始轮番攻击我

盾铁,双北,龙龄,堂良…

我就知道从下午我脑子里突然闪过盾铁都那一瞬间开始,事情就不太正常了

为我死去的回忆emo了一整天

 

我睡在你的画里【二】

人民公仆并不怎么艰苦朴素的温馨日常


杜城对于自己睡在沈翊家,还一觉睡到大中午这件事还算接受良好,他只是表达了一下要不中午他负责点外卖,请沈翊吃顿好的来当补偿。沈翊没跟他客气,叫了怀石料理的外卖。杜城瞪大眼睛看结账页面上的3000元,感觉自己好像不太认识阿拉伯数字。

他咬着后槽牙看沈翊“人民公仆平时吃这么不朴素的吗?”

沈翊怕冷,快入夏了还裹着一件蓝色的海马绒开衫。他不甚在意的坐在垃圾桶旁边削铅笔。“平时是人民公仆,但是既然今天有人要请客,我想当回一次艺术家。”

杜城咬牙切齿的表情有一瞬间空洞,他想起来这人在与他熟识之前,是一幅画可以卖出天价的,罕见的,天才啊。杜城不自在的移开一点目...

 

你睡在我的画里【1】

【来日方长,细水长流】


“喂?杜城伸长胳膊够到刚刚被自己用力扣在桌子上的手机,十二万分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他的手机铃声一般分两种,队里同事的电话铃声是消防队的出警警铃,而其他人的来电则是不急不缓的某首轻音乐。

今天虽然电话响了四五次,但还是轻音乐,所以他并没从宿醉中清醒过来,而是压了电话继续睡,这会儿是实在被吵得想发飙,这才无可奈何的接起了电话。

“喂,城队,哇真的是你??”

蒋峰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的那一瞬间,杜城的酒瞬间醒了大半,他一把拉下盖在脸上的被子,坐起来就要翻身下床。无奈脑子醒了但是控制身体的那部分脑细胞还没醒,腿一软就跌在了地上,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下意识的蜷着腿,...

 

长岛冰茶不能放野格!!!!!!!!!!!

唔,我尝出来了嘛!!!!!!!!!!!!!!

 

【龄龙龄】春日完美

真烦,又来。

王九龙垂着头,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张九龄和杨九郎并肩走着。身边照旧是簇拥的人群,他今天忘记戴眼镜了,只能看见张九龄身后有个姑娘举着手机,屏幕里是他圆乎乎的后脑勺。

其实他看不太清,他只是下意识觉得那肯定是张九龄的后脑勺。杨九郎的后脑勺是扁的,待不住帽子,不像张九龄,后脑勺都好看。他这么想着。

王九龙烦躁的抿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别开了视线。


他其实很久没演出了,最近演出的频率也不高,所以他挺想跟张九龄演出的,尤其是过了个年,张九龄搬回家和父母住了,平日里也不怎么喜欢出门,他除了排练,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相处机会。但是从心底说,他不想来八队演出。或者说白了,他不是很...

 

完成了的遗愿清单【二】

第二章

我的课并没有那么抢手,只不过是日上三竿的时间。大抵是没有人愿意在新思想盛行的时候,再去听古人文章。校长特意嘱咐,把我的课排在迟些的时候,避免有学生不愿早起。

我是了解的,所以出门也略迟些。出门的时候遇见齐先生,他蹲在胡同的前边,用一点带着汤汁的肉馅儿喂着那只总是在各家房檐上跑来跳去的猫儿。在我所熟读的古旧文章里,那种花色的狸奴,称作乌云盖雪。巧的是,齐先生唤他“小乌云。”

“小乌云,我早间需要出趟门,是许久没有过的,也许是从未有过的,我和你说过的。等我回来,给你带北边那条巷子的馄饨。”

他被火舌喂过的手指依旧灵巧,那只猫儿也不曾畏惧于他指尖狰狞的痕迹。

我看得出,他是细心的,...

 

完成了的遗愿清单【一】

三月初,南城的巷子里搬来了一个男人,带着一道明显的刀疤,和一条疤痕累累的手臂。

巷子里的孩子们说,那是上海来的警察,是个英雄一样的人物。

胡同里的大人们说,他那条手臂,是惩恶扬善的证据,他凭一己之力,浇灭了一场即将吞天灭地的大火。


八月底,我刚来到这条小巷,恰巧买到了他隔壁那间正在出租的小院。我出门的时候遇到骑着自行车回来的他,伤疤从手臂上蔓延到了指间,手指都有些变形,抓着车把,略微泛白。

他抬头,对上我带着明显惊惧的眼神,了然的笑了笑。他的头发略长,几乎盖住了脸上的拿到伤疤。我听见他的声音,比想象中的沙哑,但是很好的安抚了我的情绪。

“抱歉,吓着你了。”...


 

大家新年快乐呀~~~~~~~~~~~~~~~~~~

啾啾啾啾啾啾~~~~~~~~~~~~~~~~~~~

新的一年我们一起看专场一起出去玩一起穿旗袍呀~~~~~~~~~~~~

 

© 是万俟啊【拼汐汐都是盗印!没授权!】 | Powered by LOFTER